第二次的機會

之前看到菜鳥在部落格談到離開奇美的勇氣,禮拜四又和塑膠聊天,突然想起海角七號背後的含意-第二次的機會。

男主角阿嘉本來已經要放棄自己的音樂夢想,卻在躲回家鄉時碰到另一個可能實現理想的契機;女主角友子在台灣的工作一直不順,沒想到最後會要在喜歡的人和新的工作機會之間抉擇。其他人也是,國寶級老郵差茂伯用盡手段想上台、推銷員馬拉桑拚命要賣酒、車行黑手水蛙努力展現才華好引起老闆娘注意、警察勞馬多希望能夠跟自己的老婆重新開始……甚至是60年前的那七封情書,在過了那麼久之後,終於有可能送到那個曾經傷透心的女孩子手上……

但,機會真的來的時候,該怎麼把握?你願不願意耗盡力氣,做到極致,想辦法去完成一個夢想?多少人在那個當下真的願意豁出去,全力一搏?!

菜鳥,塑膠,我佩服你們。

乙醛脫氫酶

為什麼喝酒有的人會臉紅,有的人會臉發白,很多人以為是酒精導致的,其實不然,是乙醛引起的。乙醛具有讓毛細血管擴張的功能,而臉部毛細血管的擴張才是臉紅的原因。所以喝酒臉紅的人意味著能迅速將乙醇轉化成乙醛,也就是說有他們有高效的乙醇脫氫酶。 如果一個人即有高活性的乙醇脫氫酶又有高活性的乙醛脫氫酶會怎樣呢?他/她就是傳說中的酒國英雄。如何判斷他/她是不是酒國英雄呢?看是不是大量出汗。因為如果兩個酶都高活性,酒精迅速變成乙酸進入TCA循環而發熱,所以大量發熱而出汗。碰到這樣的人你只能自認倒霉,就是十個八個正常人也鬥不過他的。

鑽石之起源

之前和同事討論到鑽石的稀有性,我們都知道鑽石就是碳,和石墨的碳是一樣的,只是在高溫高壓下形成,但大自然怎麼會有這個環境的呢?

碳的電負度剛剛好,化性不高,原子型態的碳地球含量也很多(石墨),怎麼鑽石會那麼稀少?原因是地球的確有高溫高壓的環境,就在地球內部,但是以岩漿火山噴發型態的碳會因為高溫立刻把形成的碳氧化成二氧化碳,不可能形成永久的鑽石。換言之,鑽石不是走這條路出來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每一次的彗星撞地球時,撞擊力把地球內部的碳或是彗星所含的碳給打出來,瞬間的能量剛好形成高溫高壓的環境,所以每一顆鑽石都是彗星的見證,可能是旅行數億光年的禮物。

剛才用壓力鍋煮了中藥的泡澡包,來洗個中藥的SPA,希望感冒趕快好。

化學鍵

愛情像是離子鍵,雙方不同的化性,藉由電負度的差異得到最大能的能量,雖強但是一個點就可以打破,就像鹽溶於水那麼簡單。

友情像是共價鍵,彼此共同使用外層電子,在理想情況下達到電子飽和的狀態而結合。有著排斥和吸引力來完成彼此的電子飽和度。

親情像是氫鍵,雖然不強,但是是針對特殊關係,一輩子也甩不掉。就像水和酒精共沸一樣地難分離。

而大部分的人都只存在著凡德爾瓦力,很小很小的吸引力,等著下一次的化學反應。

大明帝國的GDP與滅亡

話說公元1368年大明王朝取元朝而代之,開國皇帝朱元璋出身貧寒,幼年時放過牛當過和尚,對貪官污吏極為憤恨。因而他坐上金鑾寶殿後,貪官污吏就倒了霉,他殺了千千萬萬貪官污吏,甚至於連他的女婿走私謀利,也被殺了頭。他恨急了的時候就會不客氣的把貪官污吏扒皮揎草。朱元璋當政的洪武年間,大概是中國歷史上貪官污吏最收斂的年代。他還淘汰了眾多的編外官員吏役(所謂冗員)。減輕了百姓負擔。吳思的《血酬定律》一書對此有深刻的論述和分晰。朱元璋是所有明朝皇帝中生活比較儉樸的一個。到了他兒子明成祖朱棣的時代,明朝的經濟軍事實力就發展到鼎盛時期。他干了兩件大工程,其一,修整擴大北京城,修建了世界最大規模的紫禁城皇宮,房屋萬間,建築面積達16萬平方米。其二,組建起宏大的遠洋船隊,建造了世界最大的遠航木船(寶船)。於1403年~1434年間進行了七次遠航,直達非洲肯尼亞。這些艦隊的規模和船隻之大,遠遠超過哥倫布和達·伽馬的貕丑]後者幾乎晚了一個世紀,卻仍需僱用一個阿拉伯領航員)。有的歐洲學者甚至於說鄭和這支船隊最早到達美洲。明代人口已達5000~6000萬人。另一項統計數字為,洪武26年7000萬,明末崇禎三年1。9億。此時農業得到很大發展,紅薯,南瓜,蠶豆,土豆,玉米,棉花等農作物已由國外傳入中國。城市形成和快速發展。南京人口已達100萬以上。據德國學者貢德。弗蘭克《白銀資本》一書中提出的數據,中國明代遠洋船舶噸位達到18000噸,占世界總量的18%。明代手工業得到巨大發展,潞安府就有織機1.3萬張。松江棉紡織業的發展,使松江成為明朝政府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地。永樂時鐵產量達9700噸,其時西方俄國產量最高,不過2400噸。制鐵廠可擁有六七個冶鐵爐,需要僱傭上千個工人。南京一地有眾多的陶瓷廠,每年可生產100萬件瓷器。其中許多是專門為出口而設計的——出口歐洲的瓷器繪有宮廷圖案,出口伊斯蘭國家的瓷器則繪有雅致的抽像圖案。…

有學者認為明代工業產量占世界三分之二。中外學術界公正的指出當時中國已具有占全球財富總量的1/3的經濟實力。弗蘭克在他的《白銀資本》一書中說:「如果說在公元1800年以前,有些地區在世界經濟中佔據支配地位,那麼這些地區都在亞洲。如果說有一個經濟體在世界經濟及其『中心』等級體系中佔有『中心』的位置和角色,那麼這個經濟體就是中國。」西方學者布魯克(1998年)在其研究明代經濟與社會的專著的導言中寫道:「中國,而不是歐洲,是當時世界的中心。」西方學者漢斯。布羅埃爾(1972年)在其著作中說:「中國憑藉著在絲綢,瓷器,等方面無與匹敵的製造業和出口,與任何國家貿易都是順差」。

由於當時歐洲拿不出過硬的東西向中國出口,從世界經濟的角度看從公元1500年到1800年這三個世紀,歐洲所能生產和出口的最重要商品,就是金銀,而它是依賴掠奪在美洲的殖民地才實現的。在公元1800年以前的二個半世紀裡,中國最終從歐洲和日本獲得了大約60000噸白銀。大概全世界有記錄的白銀產量(自公元1600年起為120000噸白銀,自1545年起為137000噸。)的一半。另據西方學者馮格漢(1996年)的估算,中國佔有世界白銀產量的1/4到1/3,高於歐洲西亞等各地區。在明清小說中可見到老百姓經常以銀兩作為交易貨幣,是一佐證。

明朝的科學技術達到了很高的成就,如造船技術,航海技術,工業,機器製造,農業,尤其是火器都有長足的發展,(內蒙托克縣曾出土明代地雷二十多枚,型式同現代地雷,不同者用黑色火藥而已。最近曾一次出土明代各類鐵火炮70多尊,可見軍隊裝備之普遍。)有些在世界上處於領先水平。英國科學家李約瑟的煌煌巨著《中國科技史)享有盛譽,李約瑟(1964)本人寫了一個概述:「科學與中國對世界的影響」。他說:「就技術的影響而言,在文藝復興之時和之前,中國佔據著一個強大的支配地位。……世界受中國古代和中世紀的頑強的手工業者之賜遠遠大於受亞歷山大時代的技工、能言善辯的神學家之賜。」(Needham1964:238)李約瑟列出的清單上不僅有眾所周知的火藥、造紙術、印刷術和指南針。他還考察了鋼鐵冶煉技術、機械鐘表、以及把旋轉運動變成直線運動的傳動帶和傳動鏈、拱橋和鐵索橋、深井鑽探設備等工程技術發明,水上航行用的明輪船、前桅帆、後桅帆、密封倉和尾舵等以及其他許多東西。

查爾斯·辛格等人編寫的《技術史》第二卷承認並且強調,從公元500年到1500年,「在技術方面,西方幾乎沒有傳給東方任何東西。技術的流向是相反的。」書中複製了李約瑟(1954)的一個圖表,上面列出中國的幾十項創造發明與歐洲最初採用它們之間的時間差。大多數的時間差長達10到15個世紀(鐵燁犁則相差25個世紀);少數的時間差為3到6個世紀;火炮和金屬活字版印刷術的時間差最短,也有一個世紀。

大明帝國這個世界經濟大國社會生產總值即GDP(占全世界的)到底是多少?中外學者通過各自研究提出不同數據,有如下說法:
萬歷時:90% ,40% ,80%
崇禎時:40%
明代: 45% , 40% 33% ,30%

說明代GDP占世界的80%~90%,我難以相信,因為世界其他地方並非荒漠。從外貿的硬通貨白銀因出超而大量流入中國的現象和明代農業、手工業、紡織業及製造業得到巨大發展來看,GDP占世界的30%還是比較可信的。其在世界上的經濟地位相當於當今的美國(GDP占28%)。然而這樣一個擁有龐大的經濟實體的大明帝國,卻於公元1644年轟然崩潰!常令人們困惑的是,明代出現了資本主義萌芽,為何沒有近一步發展資本主義?有人認為宋、明的滅亡是由於中國北方遊牧民族(金、蒙古、滿清)善於騎射,而中原農耕民族(主要是漢族)不善戰的結果。這種看法只看到表象,實不足以服人。漢、唐擊敗了當時極其強大的遊牧民族匈奴、突厥人作何解釋?南宋岳飛的岳家軍被遊牧民族女真人驚呼為「撼泰山易,撼岳家軍難!」又作何解釋?東晉謝安以八萬人打敗北方前秦符堅的二十七萬騎兵六十多萬步兵又作何解釋?這方面的例子不勝枚舉。實際上明代前期,特別是明成祖朱棣時期對北方遊牧民族(蒙古,女真)保持了一種軍事優勢和高壓態勢。他曾六次親征漠北沒有遇到像樣的抵抗。其實導至明帝國滅亡的真正的原因在於明代社會結構內部的崩潰!

社會結構的崩潰是由於社會財富分配的極不均衡,極不合理,極端的兩極分化,造成社會的主體人民群眾極端貧瘠,當他們不反抗會餓死,反抗雖會被以謀逆罪處死,但還有一線生機時,他們就會奮起反抗,社會結構也就失去了支持力,崩潰成為不可避免。農民起義是暴力的,非理性的,對生態和社會經濟有極大的破壞性,對人口有極大的殺傷力。天下大亂,直到一個新王朝的誕生,完成中國歷史上的又一次惡性循環。

看看明朝兩極分化的情況。當代資本主義國家元首的收入是透明的,如美國總統克林頓其年薪20萬美元。俄國總統普京年薪3.3萬美元。中國明朝皇帝的私人財富有多少,史無明載。但皇帝夫婦的伙食費卻有明確記載。如頗為節儉的崇禎皇帝和他的皇后每年吃到肚子裡的日常伙食費,就有16872兩白銀按糧價折算超過 52萬美元。而嘉靖、萬曆之後此項開支超過36萬兩白銀,即超過1000萬美元。皇宮內侍候皇帝的太監,朱元璋洪武二年內官編製不過60人,到嘉靖年間太監及宮內雜役已近萬人。而到了天啟年間太監人數多達十萬人!明代宗室人口明初洪武年間有58人,到明萬曆23年已繁衍到155000人,明末就達數十萬人。連同其下屬吏役,這是一個多麼龐大的吸血階層!他們控制的社會財富極為驚人。崇禎的岳父一向哭窮,李自成攻入北京,拷撻官吏,他不得不乖乖繳出50多萬兩白銀。

明代有龐大的官僚統治集團,除了正式編製以外,編外官員吏役(所謂冗員)數量驚人!明初吏制森嚴,冗員為正員的3倍,明後期冗員為正員的10倍以上。據《虞諧志》記載,僅蘇州府常熟縣就有冗員萬餘人,這意味著萬餘隻虎狼,在方圓百里內橫行,無休止地弱肉強食,老百姓不得不喪家亡命。這龐大的官僚統治集團,人人盡力收刮財富,造成社會財富的高度集中,形成畸形的兩極分化。《明史》卷三百八奸臣傳,嚴嵩之子嚴世藩犯事被抄家時,得黃金可三萬餘兩,銀二百萬餘兩。而錦衣衛指揮朱寧抄家得黃金十萬五千兩,銀四百九十八萬兩。另有綢緞綾絹等達三千九百多扛。但這兩位與明正德年間巨貪太監劉瑾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據明郎瑛《七修類稿》卷十三,劉瑾犯事被抄家,僅抄出的金銀就有:黃金1205.78萬兩,白銀25958.36萬兩。2001年《亞洲華爾街日報》據此將劉瑾列入過去1000年來,全球最富有的50人名單。(在入選的50人中,有6名是中國人。他們是成吉思汗、忽必烈、和珅、劉瑾,伍秉鑒、宋子文。)這個記載數字可能有所誇大,另據清趙翼〈二十二史札記〉所載,劉瑾有黃金250萬兩,白銀5000餘萬兩。其它珍寶細軟未計。據〈血酬定律〉一書作者吳思據此計算出,劉瑾家產僅金銀一項相當於254.88億人民幣。和當時國庫年收入的白銀差不多。(另一說劉瑾的財富是國家年收入的數倍)。

明代中國還是個農業國家,人口主體是農民,在這樣的兩極分化中,農民變得赤貧無以為生。明後期,中國處於氣候上的小冰河期,水旱頻仍,更加雪上加霜。明帝國的轟然崩潰就是不可避免的了。社會的巨量財富集中到劉瑾一類人身上,財富的流向是:大肆揮霍消費,購房置地設大量不動產,囤積隱藏。他們不會把財富用於擴大再生產、改善產品質量、和搞科研開發新產品,從而促進整個社會經濟的發展。因此明代從資本主義萌芽發展到資本主義也就無從談起!

社會生產總值GDP和人均GDP的數據並不能反映社會主體農民的生活水平(佔有財富的水平)。因為在一定的GDP時,社會財富分配極端兩極化,和分配較均衡合理的情況下可以有相同的人均GDP。社會財富分配極端兩??以反映社會財富分佈的真實情況。基尼係數是意大利經濟學家基尼,根據洛倫茨曲線,於 1922年提出的定量測定收入分配差異程度的指標。它的經濟含義是:在全部居民收入中用於不平均分配的百分比。即基尼係數是表示社會分配不平均程度的指標。實際的基尼係數介於0和1之間。基尼係數越大,則收入分配越不平均;聯合國有關組織規定:若低於0.2表示收入絕對平均; 0.2-0.3表示比較平均; 0.3-0.4表示相對合理;0.4-0.5表示收入差距較大; 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懸殊。據學者研究,明末崇禎年間,李自成起事時基尼係數高達0.62。(與此類似,清末太平天國時,基尼係數達到0.58)遠超過基尼係數0.4的國際警戒標準。可見收入差距懸殊即社會財富分配嚴重兩極化時,會存在社會體制崩潰的危險。社會財富分配嚴重兩極化,才是社會體制崩潰的根本原因。

以史為鑒,可知興亡。

雄中五年回憶錄

一切都要從二十年前的那個夏天說起,高中聯考完之後,就和其他三個國中同班同學騎腳踏車去墾丁玩,我還記得他們的名字,張簡嘉人,王文禾和李立偉,一路從墾丁玩到佳洛水,玩了有一個禮拜。那年墾丁夏天很美,整個楓港上坡路段都是蝴蝶,也看過落山風,但是回來時運氣不好,遇到了颱風,所以沒法騎回來,好像是張簡的媽媽載我們回來高雄的。

墾丁回來後沒有多久,高中聯考就放榜了,那時五福國中(同屆的還有蘇家男和楊斯勝)的三年七班導李輝村老師對我搖搖頭說:你考的很不好喔,考到全班第二十四名。我心想:糟了!要被罵了。但是沒有關係,我們班上有二十五個考上雄中,所以我也上了雄中。所以雄中幾乎每一班都有我的國中同班同學(雄中一年級大約有二十班)。

爸爸為了考上雄中這件事情還包了五百元的紅包給我慶祝,那時候一開始心裡有感動了一下。後來發現有點被騙,跟我高一同班的隔壁座位同學打聽,他們都是屏東某某國中第一名,高雄縣某某國中全校第N名,來雄中時村子是有放鞭炮,村裡還包了兩萬元的紅包。事後我和我老爸抱怨一下,我爸他才在八德路買了一台「愛華」的隨身聽給我。現在好像沒有愛華這個牌子了。

我,蘇家興,就這樣掉車尾進了雄中,學號760156,這個學號很耐用,我一用用了五年。一年三組,身高不高,有1.75 * 10的九次方奈米。體重不重,有0.055公噸。一年級班導是一個鄉音很重的外省人,國文老師,記不起他的名字了(不是侍其光也不是劉滌非),只是他教的國文我真的沒有興趣,比較有興趣的是樓下的音樂班。為了音樂班,我還每年運動會都有留下來看「賽P」。不是蔡進成在「小大兵」玩的賽P喔。

我從來不知道一對姊妹可以長的差異如此的大,姊姊真的是沉魚落雁,妹妹就真的是妨礙市容了,出門要帶面具的,不然是會被警察開罰單的。為了這個音樂班的姊姊,我甚至放棄了騎腳踏車這種兼具環保和運動的交通方式上學,陪她們坐27路的公車上學,為了虧她,還假裝不知道鋼琴上的黑鍵是能彈的,只是裝飾用的,結果這段話就被寫入了當年雄中青年自立橋畔笑話集,失策。

但沒有關係,陪她們(當然是姐姐)等公車等了有半年,請教她們很多音樂的問題,也練就了我音樂的底子,我在高一下的時候,就把所有的合弦組成音都背下來了,什麼大三度,大五度,什麼關係小調,我現在都還記得,這也讓我後面學吉他可以學得很快,三天就可以彈太湖船。鋼琴自學自練一個月叫可以彈Slow Soul。尤其是古典吉他,我可以自由的轉調不用CAPO。

但是這位學姊我後面就很討厭她了,竟然考上師大英文系沒去考音樂系,真的是浪費音樂資源嘛!要考英文系就去讀雄女就好了,你知道栽培一個音樂班的學生每年要一百萬耶!

如果音樂交給高一音樂老師杜麟老師的話,而不是這位音樂班學姐,我看我這一生就和音樂絕緣了。不過那位洪根深美術老師我就很佩服了,但是美術現在還是兩光兩光的。我看雄中是需要點「美術班」的學生。

高一上學期幾乎沒有什麼記憶,唯一有記憶是全部高一生都要在弘毅樓做了智力測驗,我考了130幾,但後面證明這不件好事情,我剛剛提到的國中同學王文禾,只有112,還不是考到高雄醫學院醫學系,反而根據我統計,凡是超過IQ130,又讀那種填鴨式的五福,七賢國中的,很容易在雄中留級。

那年夏天我家就從之前老家忠孝路搬到了現在的二聖路,其中做錯了兩件事情。當然蔣經國掛了那件事情不算。

第一件事,我伯伯問我讀雄中暑假不用補習嗎,不怕留級嗎?我很驕傲地回答他說:我要是留級的話,雄中就沒人了。為了這句話,我付出很大的代價。唉!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第二件事情是我還是乖乖地去一位叫「王果行」的數學老師那班補習,英文好像是叫唐雲禎老師,每次都聽唐雲禎老師唬爛他是怎麼聯考作弊和他老婆一起考上師大英文系的。王果行老師(外號水果行)這個人菸抽的很兇,我還跟他一起抽過菸,而且他的助教妹妹也漂亮,也有很多雄女的同學。但這都不是重點的,因為同補習班裡面有一個同學,他叫楊斯勝。

高一就這樣過了,就像國中時代的延伸,但是犯了這兩個致命的錯,雄中生涯能不多彩多姿嗎?

順帶一提的是,根據學長的說法,自然組在考聯考時錄取率達到99%,而社會組只有80%,我當然選了自然組,雖然我高中聯考時社會考了135高分(滿分140分)。後面也證實了學長所言不假,像我學業這樣兩光的,都可以考上輔大了!希望沒有罵到人?

很快地二年級來了,透過楊斯勝開始認識了黃偉聖,蘇家男等等等。幾乎沒有讀什麼書,也不太記得怎麼去雄中雄女大露營,不就一堆人圍著爐子等肉吃。跟三信和樹德吃不是很好嗎?

每天都去活動中心吃三十五塊的中餐(好像都跟蔡佳成拼誰吃幾碗飯),然後下午四點吃三十塊的老人牛肉麵,一開始加麵不用錢,到後來要加五元,省下來的錢買菸抽。後來好幾科主科不及格就留級了,連工藝都要補考(那個老師就是曾參老師),真慘。

這下對我的打擊很大,以前雖然不讀書,但也還能混的過去,這次頭沒過身也沒過。我彷彿看到我伯伯對我在奸笑。

說沒有讀到什麼書也不太正確,至少那時候我就把電腦8086的組合語言學會了,我敢保證青年書局當時的每一本組合語言的書我都讀過(因為沒錢買),大家記得松崗的書不要買,爛弊了。

我個人是對雄中阿婆冰比較沒有印象,一來為了把音樂班沒有騎腳踏車,二來那裡養了很多狗,排泄物有個味道,在來我也不太能吃冰的,記憶中好像連一碗都沒買過。

那時候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建國路上丹丹漢堡和對面的國際耀谷喝紅茶,在哪裡開始認識另一個錯誤的開始-陳志宏和劉道宣。我在丹丹漢堡有看過蘇家男抽菸,截至目前為止,也是唯一的一次。

那時候陳志宏就買了一台淩風50(藍色)的摩特車,那是台灣第一台鳥頭的車,很炫。我也吵著爸爸幫我買一台(還沒滿18),後來他總算答應了買一台紅色的淩風50,其實我爸爸對我是很好的,所以我老爸他現在要買什麼我都會買給他。我記得我第一份工作第一次領錢時,我爸爸跟我說他很想買一個咕咕鐘,兩萬塊台幣,想也沒想就匯給他了。

事實上,當時我爸爸不買也不行,那時候我就自己偷偷買了一台RT 120的越野車。他怕我危險,才買了這台小的50 c.c. 淩風,並交換不可以騎那台越野車。那台車還有一件糗事,交車時車主(我記得是二年十六組的同學,賣了五千塊的樣子)問我會不會打檔,我硬著頭皮說我當然會,不就是腳勾來勾去嗎?他媽的,為了這句話,我從雄商把車子牽到二聖路回家。真遠!

為了RT,還特定透過蘇家男輾轉認識了吳俊賢(伯特),是他教我騎打檔車的。

留級嘛!就再讀一次而已,應該會比較輕鬆一點,但是事實上不是這樣。那一年我和蔡禹璋和吳宗庭同班,導師是謝麗芳老師,一位心地很善良的女國文老師。對我很好,但是我自己已經太沉迷於電腦的寫程式裡面了,幾乎每天中午午休都要到工藝教室去打電腦,那時比較流行的語言是Basic和Pascal,我用的是組合語言,是比較囂張一點。

上學期就糊裡糊塗地過了,只記得寒假好像和蘇家男,蔡進成,百萬,張什麼正,一起報名去救國團花東縱走,第一次和同學上台北,是我叔叔幫我準備旅社,隔天才到花蓮青年中心報到,不過這個叔叔現在已經不在了。

這年化學老師是馬安士老師,媽的,他肯定有自閉症。還月考弄出大家要開根號乘於十的加分方法,聽他講課真的是有夠爛。

這年雄中雄女大露營,好像有人趁酒醉毆打鐘心怡主任,開玩笑!人又不是我打的,為什麼要叫我寫悔過書,到底是誰打的啊?是烏龜嗎?

下學期發生了兩件大事情。讀過雄中的人都知道的,雄中教室的黑板右邊都會寫上值日生的名字,左邊是教官的名字,那天教官叫做李良知,我只是在他的名字後面多添上了一個英文字母「Y」,媽的,竟然記我一支小過,一個是中文,一個是英文,老虎老鼠傻傻分不清楚,這樣記我小過,有這個必要嗎?

另外一件事情是我開始和我的數學老師蘇義雄對罵,我只是在他上課時睡覺,畢竟去年是有聽過了,只是不太熟而已嘛!他竟然罵我說:這種學生你出一百萬,我也不教你。開玩笑,從小到大,只有讀書讀輸人,罵人怎麼可以輸人。我立刻回罵:像你這種老師,要我出一百萬請你,我寧可把錢丟在愛河。當然轉身就走了,那時候第六棟教室樓上的鎖是被我們撬開的,所以我就跑到上面四樓混了一整天。

那時候新的工藝館好像正在蓋工程,來了一個很正的工地妹,同學每天都有看,後來好像他就沒來了。高中生就是這樣,尤其是和尚學校。當時認識了一位三信的女生,打了一次電話就懶的理她了,原因也忘了。

後來想想,這樣讀下去也沒什麼意思,算了,反正翹課那麼多,又被記兩支小過,到期末肯定被退學,於是就辦了休學了。我老爸聽了差點沒暈過去,我想他也沒轍了,就休學吧。休學後,我就跑到中山路的一間「夢幻空間」MTV去當吧台,那時很流行MTV,楊承祥和邱文炳好像在OPEN的樣子,就這樣一個月兩三萬,還不錯賺。也離家出走了好幾個月,和吳承益同租一間房間,室友還有謝長哲。

但是休學也有個保存期限的,唉啊,情何以堪,高二竟然讀了第三年。其實那時候很多人都已經不在了,都已經被退學了,剩下來的都是在苦撐。這年的班導是楊宋國老師,教化學的,人不錯,也奠立了我對化學的興趣,教官是李立雄,中正理工,海軍少校,人也很不錯,他送我一本組合語言的電腦書,那本書我還留著。這個人我們後面還要說說。

無獨有偶,不只我念高二三年,有一個人高一念三年,我想我應該比他強一點,他就是在丹丹漢堡打工認識的陳志宏。他的班導好像是徐雪娥來的,英文老師是太平公主,在雄中,除了解芮君以外,也算是美女老師。我為什麼記得那麼清楚呢?因為又發生了一件大事情。

這位陳志宏老兄有一天在第七棟(垃圾場前一棟)下課無事蹲在那裡,不知大便還是小便。結果有一個三年十組的學長(據陳志宏宣稱,都是77的,應該是同學,沒有必要這麼囂張)抬便當時不小心踢石頭踢到他。

下課時候我也剛好去看看雪娥老師和那位英文老師在不在,看一下也好,毀了。就打起群架了,我記得我們只有四五個人,陳志宏,蘇家男,楊斯勝還有我,把對方十多個人打到趴,我甚至把人塞倒垃圾桶裡面痛扁,事後還向對方切了好條菸。媽的,看女老師看到打群架,真的不是我願意的。陳志宏,你是不會蹲好唷,要這樣考驗我們的友情嗎?

媽的,就這樣被記了一隻大過。算了,不就是記過,又不是被捉去關。後來在廁所抽菸被鐘心怡訓導主任(忘了他叫什麼豬了)捉到,幹!又記了一支小過,唉,屋漏偏逢連夜雨。

下學期,我自己到學務組那邊偷看自己的操性成績,那時候組長好像是潘輝雄,聽說他後面當了雄中校長。不得了,幾次翹課扣的分數加上大小過,德性成績不及格,唉,留級也留過,休學也休過了,真的要和邱文炳一樣去普門吃齋唸佛嗎?我真的不要去楊承祥那間復華中學,雖然女生比較好看一點,但都太江湖氣了。楊斯勝的善化高中,我連聽都沒聽過。

其實那陣時間心情真的很不好,對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感,明明知道這學期可能會被退學,那種苦撐的意志力真的很難熬,我也問過班導楊宋國老師是否可以幫我在德性成績上加點分數,他擺明了跟我說,像你這種學生,他不扣分就不錯了,加分會被退件的。看來是沒指望了。

真的!是雄中雄女大露營又燃起我一絲希望,倒不是和雄女學生有關係。而是在參加露營時,我實在無聊買了幾盒電光炮和水鴛鴦在露營期間放炮,不知那時候是當時真的瘦還是菸抽太多了,力氣不太夠,一隻電光炮竟然沒扔好,就那麼準掉到草叢裡面。

大家知道的,那個季節的澄清湖,很乾燥,草都是乾的。那隻電光炮竟然把這堆乾草燒了起來,靠夭,雖然普通時打架飆車無惡不做,但是殺人放火還是沒幹過的,現在竟然放了火了。那時也沒想那麼多,就騎著我的帥氣凌風50,來回拿水來救火。經過三十多分鐘,火總算是滅了。

這時才回頭看到我剛剛說的那個教官,李正雄教官,也在我旁邊救火,我很不好意思的對他苦笑了一下。驚為天人的對話開始了。

教官說:嗯,蘇家興,剛剛誰放的火我是沒看到,你有看到嗎?但是我有看到你救火,不錯。可以幫你記一支大功,英勇救火。我也順勢回了他:唉呀,快別這麼說!救火是我們市民應盡的責任,更何況我們是雄中的,道德感是要比其他人好一些。

不要懷疑,就這樣,第一隻大功就來了-英勇救火。這隻大功燃起我要把德性成績弄到及格的野心。所以那時候就弄了很多社團,因為社團當社長可以記功,至少也不無少補,跟邱俊超(後來好像去澳洲)和翁國華弄什麼集郵社,熱舞社,童軍社都來了(是不是還有一個道德重整合唱團),搞了一些小功,也算加點德性成績。

正在得意的時候,我心裡總是放心不下,又到了一次學務組那邊偷看自己的操性成績,58分,你老師咧,這麼多努力,還是不及格。怎麼可以這樣放棄呢?於是規劃另一次完美的大功計畫。

那時候下課之後都會去一間泡沫紅茶店,在鹽埕區,叫做「茶話妝」。那時候就認識了謝長哲和他現在的老婆小雯。那天小雯剛好下雨天下班騎車犁田,到醫院去擦藥,有就診紀錄。

我看機會來了。我偷偷塞了五百塊給小雯,跟她說,你跟我說妳在哪裡摔倒,到哪間醫院擦藥?然後幫我寫一封感謝信到雄中來,信裡面一定要寫一位堅持不願透露姓名的雄中學生(媽的!姓名就縫在制服上,裝孝維),但學號妳記得很清楚是760156,然後英勇救人送你到醫院,這個人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心情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還替你付醫藥費,你呢就用這五百塊買個小禮物送到雄中來。記得!是760156。

當然雄中本身也不是省油的燈,學校親自跟小雯確認,去醫院查證,甚至和警察詢問,但這一切的一切我都套好招了,怎麼可能失敗呢!

糗了,竟然禮物來頒獎的那天我又翹課了,朱迺武校長頒獎時竟然我沒來,不過我早就知道禮物是一組文具盒,是我自己出錢的嘛!不過沒關係,大功一隻,英勇救人,就這樣第三年,我的德性成績低空飛過。而智育成績是靠補考過的。

我常想,雄中大家都是努力念課本的書,只有我不務正業弄及格,若是諾貝爾獎可以用考的,我一定考的上。

那年也碰到一個女的歷史老師,好像叫林秀蓉老師,人沒有很漂亮,但是很有氣質。滿有啟發性的,上課是撥慈禧太后的錄影帶給我們看,聽說後來他為了這件事情被罵。在她手裡,我真的有考過那種丘逢甲,丘逢乙,丘逢丙的歷史考題,爽。

第三年二年級的數學老師是一個澎湖人,名字叫楊鈺彬老師,黑黑乾乾扁扁矮矮的。第一次來上課時,班長還跟他說班上沒有電燈要修理,等到他喊起立才知道他是老師來的。他後來也說了一個笑話給我們聽,他每次經過高雄火車站時,有野雞車拉客,都會喊台北台北,四百四百。可是每次看到他之後,拉客的人立刻改喊台東台東,三百三百。

在學校逞兇鬥狠就是有這個好處,我讀雄中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被Aluba,哈!

就這樣好不容易升上了高三,陳志宏,看到沒,不一定要靠讀書才能讀到高三啦!不過我想楊宋國也滿懷疑我怎麼可以升上高三的。

這年夏天暑假,我和楊宋國老師提出,因為我高二念了很多年,看是不是暑期輔導可以不用去?他瘋了竟然答應了。我透過茶話妝老闆的關係,就去一家檳榔攤去賣檳榔,大約在九如路附近,外面賣檳榔,其實裡面都是賭博性電玩,所以要仔細看看是否有少年隊和教育局的人來抄台。在那裏兩個月,一邊彈吉他,一邊賣檳榔,存了大約三萬塊,但是立刻用這筆錢跟陳志宏買了一台電動腳踏車,也就RG Gamma 50,這台車一直到我大四時才報廢掉。這台車只是上坡和起步比較差一點,速度不錯啊,還水冷的耶!

高三的生活就比較忙一點了,畢竟最後一年了,那時候常常找同學到我家裡面煮咖啡喝,結交了很多同學,例如:崔正業,蔡佳成,還有一個我台語不會打,麻仔嗲(周興德)。至於課業嗎?反正有念一點就好了,當做是做功德。第一志願的學校就是有這個好處,你想念書時,隨便找人都可以當老師,這套哲學我也套用在考研究所時。

當時還記得菸都抽YSL綠色涼菸,也沒有倒陽啊,女兒還生了兩個咧。還是沒有抽可以生更多?

那年冬天好像搭著蘇家男爸爸開的卡車,和謝長哲,小雯,明宏我們幾個就順道到台北玩了幾天,我記的住在林明宏舅舅家裡,在師大附近。那是第一次那麼長時間接觸台北,覺的台北好像很爛,天氣都是灰矇矇的,直覺是個爛地方,不知道為什麼怎麼那麼多人要住那裡。

這中間,好像有一段時間班導楊宋國老師有事情,換來了一個柳信榮化學老師,他這個人真的很棒,我會選化學系真的是他們兩個人的功勞,聽說他後面沒當成雄中校長就去正義高中當校長了。他幾個孩子都是醫學系的學生,有醫學之父美稱。

柳老師每天都坐計程車來,他說搭計程車沒有比較貴,省掉買車折舊,保養錢,稅金,油錢和停車費,他的講法就和楊宋國老師不太一樣(他開那種四顆球的車子)。這影響我很深,我想有一天我也要坐計程車當交通工具,開車的人是歹命人。所以到現在我還沒有汽車駕照。

很快就要畢業了,當然是別人畢業,那時候校長就從朱迺武校長換成該死的雄女的師蔚霞校長,每天就只知道穿著旗袍躲在校長室,也不學朱迺武校長常常在校園裡面檢檢垃圾。越看越XX,尤其是竟然要取消我們可以打水戰的傳統,真是士孰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就規畫在停課前一天升旗時給師蔚霞校長一個大驚喜,我特地去買了一盒空中美人,有點像連珠砲的沖天炮,很貴的。然後前一晚在操場計算燒完一串蚊香要多少時間,隔天起個大早,從音樂班(那時小升旗台在音樂班和軍訓室中間)跳到那個走道上面去,點了蚊香,中間用火藥線把蚊香尾部和空中美人接起來,時間到了就會引爆。點了就翹課了,反正是最後一天了,沒有退學的問題。想起來,幸好那時候還不會搞硬體來引爆,不然肯定被捉去關。

不過還是失算,終究是物理沒學好,畢竟晚上是有風的,蚊香燒的快,早上沒有風就燒慢了一些,所以沒有剛好在師蔚霞校長在升旗台上是幫她慶祝,是她下來要走回校長室時才點燃的,不過後來聽說她一聽到炮的聲音,就不顧她穿著旗袍,衝回校長室了。哼!誰叫她取消雄中可以打水戰的傳統。

經過這件事情,當然那天上學進校門都要蒐身,而我的錢都去買那盒該死的空中美人,怎麼還會有多餘的錢買其他炮的呢?所以當然搜不到。班導楊宋國老師也很驚訝我竟然這麼乖,這麼懂事,一付孺子可教也。我當然可以教啊,是看怎麼教,哈!

後來停課就和朱若文去他家讀書,效果不太好。這當中也和蘇俊明,朱若文,黃敏峰,瘋狗和吳宗庭組了一個Band,每天拿著吉他當飯吃,讀書讀到樹德家商畢業典禮上去彈吉他,連自己雄中畢業典禮都沒有去,反正去了也沒有什麼獎可以拿。

所以後面就和同班同學李振宗,潘俊成,陳穎棋去古嚴寺山上讀書。好像有讀到一些些書,但是時間很短,所以聯考只考了不到三百分,見鬼了,還有三百分,本來想說要去啃饅頭了。數學,化學,英文都有六七十分,但是國文,物理和三民主義都只有三十分,那是幸好有申論題可以唬爛才有三十分,因為我看了一下,這幾科的複選題全都是零分。現在連三民主義的課本長成什麼樣子我也不知道,好像有兩本的樣子。

最後,我自己選了漂亮妹妹最多的輔大讀,嘿,這樣也能上大學,朱若文,氣死了吧。不過我雄中還是沒有畢業,我拿了同等學歷去報名的。我同年系上有一個雄中78同時考上我們輔大系上,因為都是雄中的學生,所以學號只差一號,在繳交畢業證書入學時,他問了我一下:學長,怎麼你的畢業證書跟我的不太一樣,怎麼上面有印成績的?我說,沒辦法,功課太好了,連畢業證書上面都要弄個分數。

讀大學的事,那是後話了。等有空在寫。

酒的化學

記得之前讀化學研究所的時候,我自己有修了一門酒的化學,只有一個學分,但是很好玩。但是都快十多年了,趁這個機會把當初還記得的部分寫下來,讓大家參考。

裡面有提到一個現象,就是東方人和西方人在酒醉上的行為好像不太一樣。這必須先講到一個原因,酒精(乙醇)在人的身體是怎麼被代謝(氧化)的?

乙醇先會被氧化成乙醛,乙醛再氧化成乙酸,也就是俗稱的醋酸。所以喝完酒隔天的尿會有很一股尿酸味的原因。這也是為何喝假酒會死的原因,因為假酒的主成分是甲醇,甲醇會被氧化成甲醛,也就是泡屍體的福馬林,但是這個chemical沒有辦法再進一步氧化成甲酸,甲醛是有機分子裡面最簡單的分子,只有CHO,所以對人體器官有很大的為害,尤其是眼睛。

話回到乙醇的兩部氧化步驟,在人體裡面這兩步驟需要兩種不同的催化劑,也就是乙醯膽鹼楣。但是東方人和西方人在基因上這兩種催化劑的量不太一樣。導致了酒醉了東西方人不一樣的行為。

東方人第一步驟的催化劑很多,所以第一時間會把血液中和胃裡的乙醇都先代謝成乙醛,所以東方人喝到一定的程度,頭都會很痛,更糟糕的是第二步驟的催化劑卻相對地很少,所以東方人酒量普遍不好,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全部代謝成醋酸,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乙醛。

相反的,西方人第一步驟的催化劑很少,而第二步驟很多,這造成缺乏乙醛的阻擋,所以西方人常常一醉就不省人事,而且常常醉死街頭,這在東方人是比較少的,這可能不是文化的關係,是基因上的差異。

裡面還有提到一個東西,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還魂酒?也就是宿醉的隔天,可以喝一小杯的酒,可以避免宿醉,見鬼了,酒醉了還要用酒解,哈!是真的。

我們可以先聊到如果假性酒精(甲醇)中毒的話,醫院是怎麼醫治的?很簡單,注射乙醇進去,因為乙醯膽鹼楣對乙醇的活性比甲醇高一萬倍以上,所以騙人體"慢慢地"自行分解甲醇,少量的甲醇對人體這麼複雜的系統還可以應付。

那宿醉是什麼?很簡單,其實就是酒裡面的少量甲醇反應導致的。真的?我花那麼多錢買的酒裡面有甲醇,是真的,只要人類釀造的酒,都多少都有甲醇,是濃度的問題,每個造酒的人要去控制的,這也是人說的酒"醇"不"醇"最好的原因。

這些甲醇在人體還有大量的乙醇時,乙醯膽鹼楣會先和乙醇反應,不會找甲醇。但是喝到一定的程度後,人會容易有睡意,生理上就是新陳代謝較慢了。等到睡醒,新陳代謝又開啟時,乙醇的濃度已經很低了,反而之前沒有代謝的甲醇卻很高。這時候乙醯膽鹼楣便會轉而找甲醇反應,甲醇會產生甲醛,這是頭痛的主因。

當然沒在醫院,是不可能注射乙醇啦,所以這時會可以在喝一小杯乙醇濃度比較高的酒(根據研究Volka比較好,此種酒甲醇低,且乙醇濃度高),讓身體內的乙醯膽鹼楣在和乙醇反應,忘了和甲醇反應就可以避免宿醉,但是只要一小杯就好啦!

香港名DJ梁繼璋給兒子的信

梁繼璋(1955年8月17日生),英文名Michael,前香港電台第二台節目主持人,也是一位名DJ、作家,曾從事廣告、電視台等媒體創作。因其柔和、磁性的聲線,令他讀文章時更有氣氛、更容易令聽眾投入。我兒:寫這備忘錄給你,基於三個理由:

(一)人生福禍無常,誰也不知可以活多久,有些事情還是早一點說好。

(二)我是你的父親,我不跟你說,沒有人會跟你說。

(三)這備忘錄裏記載的,都是我經過慘痛失敗得來的體驗,可以為你的成長省下不少冤枉路。

以下,便是你在人生中要好好記住的事:
(一)對你不好的人,你不要太介懷,在你一生中,沒有人有義務要對你好,除了我和你媽媽。至於那些對你好的人,你除了要珍惜、感恩外,也請多防備一點,因為,每個人做每件事,總有一個原因,他對你好,未必真的是因為喜歡你,請你必須搞清楚,而不必太快將對方看作真朋友。

(二)沒有人是不可代替,沒有東西是必須擁有。看透了這一點,將來你身邊的人不再要你,或許失去了世間上最愛的一切時,也應該明白,這並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

(三)生命是短暫的,今日你還在浪費著生命,明日會發覺生命已遠離你了。因此,愈早珍惜生命,你享受生命的日子也愈多,與其盼望長壽,倒不如早點享受。

(四)世界上並沒有最愛這回事,愛情只是一種霎時的感覺,而這感覺絕對會隨時日、心境而改變。如果你的所謂最愛離開你,請耐心地等候一下,讓時日慢慢沖洗,讓心靈慢慢沉澱,你的苦就會慢慢淡化。不要過分憧憬愛情的美,不要過分誇大失戀的悲。

(五)雖然,很多有成就的人士都有受過很多教育,但並不等於用功讀書,就一定可以成功。你學到的知識,就是你擁有的武器。人,可以白手興家,但不可以手無寸鐵,緊記!

(六)我不會要求你供養我下半輩子,同樣地我也不會供養你的下半輩子,當你長大到可以獨立的時候,我的責任已經完結。以後,你要坐巴士還是Benz,吃魚翅還是粉絲,都要自己負責。

(七)你可以要求自己守信,但不能要求別人守信;你可以要求自己對人好,但不能期待人家對你好。你怎樣對人,並不代表人家就會怎樣對你,如果看不透這一點,你只會徒添不必要的煩惱。

(八)我買了十幾二十年六合彩,還是一窮二白,連三獎也沒有中過,這證明人要發達,還是要努力工作才可以,世界上並沒有免費午餐。

(九)親人只有一次的緣份,無論這輩子我和你會相處多久,也請好好珍惜共聚的時光,下輩子,無論愛與不愛,都不會再見。

你的爸爸梁繼璋

名將養成班

拿破侖曾說過:「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一年級:學識。
二年級:實戰。
三年級:冷酷。
四年級:理智。
五年級:判斷。
六年級:堅強。

在成為名將的道路上,我們要經歷六個坎坷,讓我們以六個年級來標明他們,只有戰勝眼前的坎坷,才能升入下一個年級。當然,有些天才同學不需要經過這六個年級,生下來就會打仗,也是有的,不過極少,我們可以忽略。

好了,名將學校開學了,第一個年級要學習的是軍事理論。所有想成為名將的人,必須要學習一些經典的理論知識,包括孫子兵法、吳子兵法等等,只有在積累了大量的理論知識後,你才能跨入下一個年級,但這個年紀有一個很特殊的規定,因為有些同學家裏窮,買不起書本,所以他們只能在實戰中去學習這些理論。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實在沒有說錯的,這些在實戰中學習理論的同學將可以跳過第二個程式,直接進入第三個程式。

我們還是和大多數同學一起,來看看第二個年級要學習些什麼,第二個年級學習的內容是實戰。這是極為重要的,那些理論中學習的優秀者如果不能過這一關,他們就將被授予一個光榮的稱號-紙上談兵,這個稱號的第一個獲得者是趙括同學,授予者是二年級的年級主任趙奢。

我們來解釋一下為什麼實戰如此重要,這是因為雖然軍事理論都是高年級的學長們經驗總結,但由於他們寫這些東西的時候,情況和現狀是不完全一樣的,在實戰中,如果照搬是要吃大虧的。趙括同學就是沒有學好,才不能畢業的。

作為一個學員,想成為名將,一般都是從小兵幹起,當然除了高幹子弟外,比如趙括同學,由於年級主任趙奢是他父親,所以他一開始就是大將,這是不妥當的。

因為只有戰場才能讓一個人成為真正的名將,他必須親手持刀去追擊敵人,見識戰場的慘烈,明白人被刀砍是要死的,瞭解你不殺我,我就殺你這條戰場上永不過時的真理,知道所謂打仗就是以性命相搏,他們才會明白什麼是戰場,什麼是實戰。

大多數學員會在這一關被淘汰,他們會改行,一生當一個軍事票友,這對他們來說並不見得是一件壞事。而留存下來的那些學員,在殘酷的實戰中逐漸瞭解了戰爭的規律,開始真正走上名將之路。

好了,我們帶領剩下的學員來到三年級,三年級要學習的是冷酷。

成為一個名將,就必須和仁慈、溫和之類的名詞說再見,他必須心如鐵石,冷酷無情,當然歷史上也有很多以仁出名的儒將,但請大家注意,他們的仁是對士兵和老百姓而言的,對敵人他們比誰都冷酷。

所謂仁不帶兵,義不行賈,冷酷不是殘忍,不是殺戮無辜的老百姓,而是堅忍,比如你的一個很好的朋友觸犯了軍紀,但你為了執行軍紀,一定要殺了他,只有這樣,你才能控制軍隊,即使他是你最要好的朋友,甚至是你的親人,你也要這樣做。

這才是真正的冷酷!

學員們將在戰場上學會冷酷,他們可能都是善良的年輕人,平時從不與人爭吵,但當他們走上戰場,親眼看到自己的同鄉和戰友被敵人殺死,或者身負重傷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他們會被憤怒和痛苦所鼓動,毫不留情的殺死一切與自己敵對的人,給地上的傷兵補上一刀,然後一個人在屍體旁邊喃喃自語,就在這地獄一般的環境中,他們變了。

從殺雞都怕見血到敵人的腦漿和鮮血濺到身上渾然不知,從溫文爾雅到冷酷無情,他們在殘酷的環境中畢業了,不合格者將被淘汰,而那些心如堅石的人將進入四年級的學習,他們離成為名將越來越近。

四年級要學習的是理智,這也是極為重要的一個環節,我們作為普通人,生活中會被許多事情左右自己的情緒,比如買彩票中個二等獎幾百塊,你也會高興半天,要是炒股票賺了大錢,就更不用說了。那麼如果你玩的遊戲是以人命為賭注呢?你會有何反應。

當你在極度緊張的環境中與敵人僵持了很長時間,突然敵人退卻了,你能遏制住心中的激動,先判斷形勢再去追擊嗎?當你抵擋不住敵人的進攻,全軍即將崩潰時,你能及時冷靜下來,發現敵人的弱點嗎?

是的,這太難了,我們都是凡人,都有感情,容易激動,而我們的學員們就必須保持冷靜和理智,在任何時候都不被感情左右,就如同賽車一樣,賽車是一項激情四射的運動,然而車手卻必須保持絕對的冷靜。

這就是四年級學員要做到的,能過這一關的人,已經很少了,剩下的精英們,我們繼續前進!

五年級是最重要的一個年級,在這個年級裏,學員們要學習的是判斷。

這是名將的重要特徵,不需要理由,不需要依據,你能依靠的就是你自己的判斷。你要明白的是,你所掌握的是無數士兵的生命,而所有的人都等著你拿注意。

小兵只管打仗,遇到問題,他會問伍長,伍長會問百戶,百戶會問千戶,千戶問指揮,你就是指揮,你還能去問誰?!在士兵的眼中,你就是上帝,就是主宰世界的神!他們能否活下來就看你的了!

兵法之所以奇妙,關鍵在於一個變字,所謂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海!戰場是一個瞬息萬變的世界,決斷只在一線之間,進攻還是防守,前進還是退卻,都要你拿注意,在你身邊也許有一大群參謀,但他們往往並不站在真理一邊,決斷的還是你。如果參謀比你高明,為什麼要你當主帥?!

如果你能從那變化莫測的世界中,發現其中的奧妙,並就此做出正確的決斷,那麼恭喜你,你已經具備了名將最主要的素質。但是還有一關是你必須通過的,只有過了這一關,你才是真正的名將。

現在我們來到最後一個年級,這個年級我們要學習的是堅強。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學習內容,所謂勝敗兵家常事,不過安慰自己而已,打了敗仗,死幾萬人,你能承受這樣的心理壓力嗎,你怎麼去面對那些士兵的家人,怎麼有臉去見將指揮權交給你的上級?那是幾萬人命,不是幾萬隻雞!

然而你的選擇只能是堅強,即使你屢戰屢敗,但必須屢敗屢戰!我們可以想像,當你數次敗在同一個人手下時,你會畏懼這個人,所謂的恐某症就是這麼來的,即使你有著傑出的軍事才能,不能戰勝自己的軟弱,還是不能成為名將的。

而那些最優秀的人能夠從失敗中爬起來,去挑戰那個多次戰勝自己的人,這才是堅強!

當你具備了以上所有條件後,你就成為了真正的名將,但還有一點,是你必須具備的,那就是運氣。

說起來似乎有點滑稽,這也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沒准就在你萬事俱備,準備大展身手時,一支冷箭射來,就此死掉,那才是比竇娥還冤,你的一切抱負和能力都無法展現了。戰史上只會這樣記載,某年某月某日,某某人在戰場上被不知名小兵射死,其人具體情況不詳。

所以名將之路是一條艱苦的道路,非大智大勇,大吉大利之人不能為。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

在這變化無窮的戰場上,要想成為真正的軍神,你必須在一次次的殘殺中倖存下來,看著周圍的人死去,忍受無盡的痛苦,在戰爭中學習戰爭,努力獲取那不為人知的奧秘和規律,經歷無數次失敗,有勇氣從無數士兵的屍體上站立起來,去打敗對手這才是真正的名將之路,一條痛苦、孤獨、血腥的道路,在這條路上,能信任和依靠的人只有你自己。但只要你走到終點,光榮和勝利就會在那裏等待著你。

所以當不成名將的各位學員,你們完全不必為此而悲傷失望,因為這工作不是一般人能幹的,甚至可以說,不是人能幹的,諸位普通學員,還是回去做老百姓吧,那才是快樂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