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

在一個沒有風,沒有雨的風雨交加的夜晚,你一動也不動的向我走了過了,我還記得那是一個滿月的大年夜的晚上,你張牙舞爪地靜靜向我很有耐心一句一句訴說-上帝擲骰子嗎?

我很滿心狐疑地以確定口吻說出,是的,根據薛丁格那隻該死的貓,上帝的確早在Big Ban之前就擲好了骰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