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面

高雄小港機場上的時鐘,顯示著差六分就五點鐘,高大的男孩,從計程車上跳下,就一路從門口走來,抬起黝黑的臉,瞇著眼看著時間。他的心,跳動著自己都很吃驚,因為無法控制。再過六分鐘,他就要見到一個特別的女人。

他從未見過她,但在過去七個月裡,佔有最重要的地位。

他盡量靠近旅客走出來的地方,希望能夠一眼就認出她。

他還記得在研究室趕報告的夜晚,身邊被報表紙包圍,滿腦子數據,雙腿累的無法走出去吃碗麵,不過,仍然坐在電腦面前,將現在煩躁的心境,寫Email告訴她。

很快,就收到她的Reply了:「希望你能乖乖地去吃些東西,保持健康身體,考完後,才有好的心情,帶我看看南部的夕陽。」

他窩心的繼續趕報告,知道遠方有個女孩,正為他熬夜而緊張。轉眼,煩悶的心情,一整夜都不再出現。

今天這一天,終於來臨,差四分五點,真的要帶她去看夕陽,他不安的四處張望。

諾大的機場,匆忙的旅客到處走來走去,一個女孩走過他的面前,長長的頭髮,綠色的墨鏡,斜插在胸前,他盯著她看,不是約好的眼鏡樣式,而且她太年輕了。大約十八歲而已,而曉月卻告訴他,她已經是個很成熟很老的女人了。那又怎樣,「我已經快三十了」他騙曉月,其實他才剛過二十歲生日。

他的心思又回到那天晚上,在雲技的Talk板上,看到一個署名「小鬼,別Paging我,大姐會生氣」的標題,一向好強的他,就呼叫過去了。想不到曉月竟然回覆,而且,開始長達七個月Email往返。

這段時間以來,一直不斷的Email來往,還特地去申請令人反感的Hinet為的就是回家以後,能繼續收到她的信。有的時候電腦當機,很久都無法上線,可是她仍然寫信給他,所以他認為倆人是相愛的。

儘管不斷向她要照片,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感覺實在令他很不舒服,不過,她解釋:「假如你對我的感情是真的,我長得如何並不重要。假使我長得漂亮,我會以為你因外貌而愛我,那樣的愛,當然我不想要。假如我長得不怎麼樣(你必須承認這點比較可能),我會害怕你只是打電腦無聊,別無選擇才跟我通信,不要要求看我的照片,將來我南下找你,就可看到我,到時你可以自己決定,見面之後,自由選擇要不要繼續下去‧‧‧」

還有一分鐘五點,他緊張的抽起一根煙。這時,他的心,比毀滅戰士最末一關還要緊張。

一個年輕女子向他走來,雙腿修長高眺,長長的秀髮,紮成馬尾躺在小巧的耳後,明亮的雙眸,秀麗而彎彎的眉毛,溫柔的雙唇,美麗的安置在勻稱的鵝蛋臉上。身穿淺白色T恤,像世界上最美好的春光。

他開始向她走去,完全忘記去注意她根本沒戴太陽眼鏡。

女子看到他,雙眉揚起,嘴角輕輕嘟起,做了一個挑逗而吃驚的俏皮表情。「一起叫車怎樣?我到漢神百貨」她輕聲地說。

他無法再自制靠近她,因為他看到了曉月。

她站在女孩後面走來,少說也有三四十。她不僅豐腴,皺折的衣服,凌亂的頭髮,兩根粗腿,還撐著一雙老氣高跟鞋,完全看不出時髦的樣子,倒挺剛像生過孩子的媽。不過,她額頭上,卻頂著一支CK眼鏡。

穿T恤的女孩迅速走開。

他希望自己分裂為二,一來能夠與白色T恤女孩共乘,卻又希望與曉月見面。她的靈魂一直陪伴他,鼓舞他,而現在,她就在眼前。蒼白而豐滿的臉,溫柔又敏銳,現在他看出來了,她的眼充滿慈愛溫暖的光。

他沒有遲疑,緊緊抓著手中的PC Home,讓她能認出來。這也許不是愛,而是比愛更珍貴,更稀有的友情,他將會很感激,而且會永遠記住。他挺起胸膛,打了招呼,把雜誌秀給女人看,雖然他鼓起勇氣說話,但內心仍被失望的苦澀煩惱。

「請問....您是曉月吧?很高興見到您,我...可以帶您去看夕陽了嗎?」

女人的臉,開懷的笑了起來:「帥哥,我不知道到底是怎樣一回事,」她回答, 「那個穿T恤的女孩,就是剛剛走在我前面的那一位,在飛機上坐我隔壁。請我把眼鏡戴在頭上,她說如果你邀我看夕陽,我就告訴你,她在機場的黎明書局等你。」

無題

今天下午,趁著湘婷和母親到大姨家,自己獨自一人到小時候就讀國小母校看看,它位於高雄鬧區裡面,有點鬧中取靜的味道。

校園裡,遠遠望去樹蔭下的鞦韆,可能因為暑假的關係,空無一人,自己就一個人盪了起來,不知不覺就哼起了那條熟悉的歌:

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操場邊的鞦遷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師的粉筆,還在拚命嘰嘰喳喳寫個不停,等待著下課,等待著放學,等待遊戲的童年。

福利社裡什麼都有,就是口袋裡沒有半毛錢,諸葛四郎和魔鬼黨,到底誰搶到那隻寶劍。
隔壁班的那個男孩,怎麼還沒經過我的窗前,嘴裡的零食,手裡的漫畫,心裡初戀的童年。

總是要等到睡覺以前,才知道功課只做了一點點,總是要等到考試以後,才知道該念的書都沒有念。
一寸光陰一寸金,老師說過寸金難買寸光陰,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童年。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太陽總下到山的那一邊,沒有人能夠告訴我,山裡面有沒有住著神仙。
多少的日子裡總是一個人,面對著天空發呆,就這麼好奇,就這麼幻想,這麼孤單的童年。

陽光下蜻蜓飛過來,一片片油綠綠的稻田,水彩臘筆和萬花筒畫不出天邊那一條彩虹。
什麼時候才能像高年級的同學,有張成熟長大的臉。盼望著假期盼望著明天,盼望長大的童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盼望長大的童年。

隨著歌曲的節奏越來越快,鞦韆也越盪越高,但童年也離我越來越搖遠。我希望我女兒湘婷和湘容跟我一樣,有一個屬於他自己難忘的童年。

p.s. 作詞作曲的羅大佑剛好是我高中的學長,也是高雄人。他所想像中的童年,跟我的很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