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y to remember

剛剛下班,抽了一部電影看-玻璃之城,看了一半,感覺不錯。先把別人的影評貼上來。認真看,別人的攝影手法真好,散景的效果很好,音樂也很細緻。

張婉婷的作品,黎明和舒淇主演,是我最喜歡的電影。

港生和韻文。英氣勃勃的少年,美麗文靜的少女,是誰說,初戀最美也最傷人。世事總難全,多年以後再相逢,已經各自成家立業,可是卻無法忽視心底最深的聲音。飛蛾撲火般的激烈狂愛,最終死在一起,是最好的結局。

電影開始,一段鋼琴聲緩緩流瀉出來。漆黑的夜空,突然綻放出絢爛的煙火。英國的康橋上,一群迎新的孩子燦爛的微笑。還有一對已經中年卻仍興奮一如孩子的情人。都是美麗的鏡頭。只是,一瞬閒,光華盡滅,來不及反應已經定格。車禍。死亡。

韻文當場死去,而港生拚著最後一口氣,爬到她身邊,將她護入自己懷里,安心睡去。他們終于不分開。終于…

那時候青春年少,你愛唱歌我愛笑,一起緩緩入夢去,夢里花落知多少…

他曾經送上一枝紅玫瑰,要她做舞伴,說只要放入阿斯匹林就可以花開不敗。多年後,他們再相逢,她看著窗臺上精致的花瓶中的玫瑰,怔怔地投下一片阿斯匹林。花開不敗,可他們的青春,卻只有那最絢爛的一季,再也不能。

港生參加學生運動入了獄,韻文去看他,給他帶去阿斯匹林和音樂。《Try to remember》,從此再不能忘。

留下一只石膏做的手和一句最美麗的情話:“我的生命?,愛情?,事業?都是用你的名字拚成的。”港生去了英國,康橋從此是他們心裏不能遺忘的傷口。

那些充滿現實辛酸的年月,時空是那般磨人的東西。電話里越來越長的沉默,終至無話。怪不得誰,只是寂寞,深深淺淺,吞噬了記憶。

又是多少年,普通話學習班上,他回身抱拳一笑,電光火石,原來從未忘記。Try to remember,仍舊仍舊是心底最深的牽挂。“韻文,有沒有興趣一起學開飛機?”多少年的約定,終于可以成真。

狂風暴雨中,她奔向他的身影宛如飛蛾撲火,可是誰又知道飛蛾未嘗不是快樂的,雖然,疼痛刻骨。

只是這份愛,太掙扎,太沉重,太煎熬。分分合合,他們還有多少機會可以選擇。從香港到倫敦,他們還能夠怎?樣堅持。港生在康橋上尋找韻文的身影,高倍望遠鏡里閃過的卻都是往事一幕幕,褪色的過往宛如落葉飄零,卻始終不捨得…

終于可以一起迎接新年,卻是死亡。也好,終于是永恒。他們的兒女在處理後事的時候知道,他們有一個一樣的中文名字,康橋。那是他們父母心中曾經最美麗的約定。

想起他們在同學會時決定分手,細數不能一起過的節日:生日,新年,聖誕,情人節,卻在轉身的時候說:“你要記得,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天都那?開心,我都是那樣愛你。”心碎無補,終是不能絕決。

音樂總是在適當的時候響起,那些?去的日子不能忘記卻再也不能回來。港生和韻文的愛終究是傷害了,彼此以及家庭,卻依然義無反顧。沒有人有錯,只是在逝去的時光我們看見自己已經蒼老的容?,什?都是虛無,不能皈依,沒有救贖。

開始的開始,是誰唱歌,最後的最後,是誰在走…影片的最後,年少的港生拉著韻文的手去參加舞會,寂靜的走廊里留下音符般的腳步聲,漸行漸遠…那些青春如花笑語如珠的日子就這樣離開,沒有回頭。我們都沒有退路。再也回不去,回不去了…

Try to remember Try to forget

就這樣結束。消失。了無蹤跡。

記住25條了,你就成熟了

1、遇到不想回答的問題:直視對方的眼睛,微笑、沈默。

2、走路抬頭挺胸,心情不好時,不想跟人招呼,點頭微笑,逕直走過。

3、請記得:好朋友的定義是,你混的好,他打心眼裡為你開心,你混的不好,他由衷的為你著急。

4、做自己的決定,然後準備好承擔後果。從一開始就提醒自己,世上沒有後悔藥吃,而我永遠有個B計劃。

5、自己分內的事情,努力做到一百分。

6、接受自己不過是個「小小的我」,但眼裡要能夠悅納「大大的世界」。

7、如果你真的喜歡一個人,就給他自由。如果他能回到你身邊,他就是你的,如果他沒有回來,那他也永遠不屬於你。

8、不要試圖給自己找任何藉口,錯誤面前沒人愛聽那些藉口。

9、不要隨意發脾氣,誰都不欠你的。

10、不說謊話,因為總有被拆穿的一天。

11、別低估任何人。

12、你沒那麼多觀眾,別那麼累。

13、過去的事情可以不忘記,但一定要放下。

14、別人說的記在腦袋裡,而自己的,則放在心裡。

15、社會是有等級的,很多事不公平,別抱怨,因為沒有用。

16、你永遠沒有你自己想像中那麼重要。

17、錢能解決的問題統統不叫問題。

18、無論何時說「我愛你」,請真心實意,無論何時說「對不起」,請看著對方的眼睛。

19、永遠不要以貌取人,慢慢地說,但要迅速地想。

20、找點時間,單獨呆會兒。

21、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就是再喜歡也不行,要懂得放棄。

22、不要覺得是生活虧欠了你,其實是我做的努力不夠。

23、努力向前,再努力向前,再努力一下下,願望就會實現!

24、永遠沒有堅持到底的失敗,也不會有半途而廢的成功。

25、三人行必有我師,沒有人會比你弱,好學、上進的心態。多問問自己:「我努力了沒有?」

感謝太陽或月亮?

最近聽到一個笑話:某老師問一個小朋友,太陽重要還是月亮重要?小朋友答:月亮。

理由:太陽在白天我們不需要亮光的時候出來;月亮卻在晚上我們需要亮光的時候出來。

這笑話乍聽之下有點好笑,但再仔細深思,不禁要令人喟嘆。

先簡單分析一下:白天為什麼有亮光?因為太陽。事實上,不只是光,整個地球上任何一個生命都仰賴太陽而生存;沒有太陽,就沒有光和熱,也@就絕不會有生命。植物吸收太陽能而生存,動物吃植物,肉食動物吃草食動物……可以說,所有的生命都是陽光組合而成。美國曾有個發明家富勒,當兒子問他暖爐裏的柴火為什麼會發光發熱,他答:「木柴是砍下來的樹木。樹木會長大是因為它在白天吸收太陽的光;它吃陽光,把它存起來。所以現在你看到燒著的木柴……」他指著那堆熊熊烈火:「是白天的陽光。」

月亮呢?它可能是地球的一個夥伴,自己不會發亮,而是反映太陽的光。沒了太陽,它也亮不起來。現在,為什麼這個小朋友會說月亮比較重要?

很簡單,因為太陽太大,太亮了。它那樣的亮,讓我們根本就忘了這些光是從誰來的;「白天」會「亮」是理所當然的事。月亮呢?因為完全沒有光,它的那一點亮光反而讓我們很注意,很欣賞。如果太陽有知,大概要搖頭苦笑。

我們在許多的人際關係上,也一天到晚在犯和這孩子一樣的錯誤:真正對我們重要無比的人,我們不屑一顧;反而只略施一點小恩惠給我們的人,我們卻感激得不得了,愛得不得了。或者是:一個一直都在為別人服務付出的人,他的付出在別人眼中成為理所當然,那天他稍微付出少一點,就會有人說:「喲,他以為他是誰?」;反而一個無惡不作的惡棍偶爾做了件好事,我們就點頭:「他其實是個好人。」

曾經聽過這樣的真實例子:一個年輕太太在家裏辛苦勞作,然而先生孩子仍嫌東嫌西。一天她病了,送到醫院去待了兩個禮拜。這兩個禮拜對先生和孩子都是地獄,因為她一個人的工作,先生孩子加上來幫忙的親戚一共五個人分擔都快做不完!好在先生還有點良心,太太回來後他對她便尊重親切多了。

也曾經有年輕女孩交了個男朋友,男朋友對她很好,溫柔體貼又百般呵護。然而後來她認識另外一個比較酷的男人,便把這男孩甩了。我奇怪地問她,她說:「老實說,他很好,可是好像溫開水,一點新鮮刺激的感覺也沒有。還有,他很沒骨氣……」

我暗暗搖頭:男孩女孩我都認識,這女孩其實想的就是一個有錢的公子哥兒,每天作的是當小開女朋友的夢,遲早要後悔。果然,沒幾個月換她被甩,我聽著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回想前一個男朋友對她多好多好,只能聳肩嘆息這教訓來得真快。也許這樣是比較好的,希望她往後知道珍惜真正該珍惜的東西。

類似的例子來多了,上面不過是簡單舉例。希望我們都能好好檢視一下我們的關係,重新整理一下,用心去經營與真正該感謝的「太陽」的關係,而非可有可無,擺著好看的「月亮」。

職場的黑色隧道

我想跟讀者做一項交易:如果我拿七千萬給你,而只要求你從此以後不再換工作,也就是說放棄轉職的權利,你願意跟我做這項交易嗎?」

各位稍加計算一下會發現這是一筆非常划算的交易,因為我們從25歲進入職場到60歲退休,總共工作35年,七千萬等於給你35年年薪200萬,這樣的待遇對受薪階級而言是非常高的價碼!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是不可能在職場上賺到這麼多錢,因此不換是很可惜的。聽眾的回應中出現一幅很有趣的常態畫面,30歲以下的年輕朋友會悍拒此項交易,40歲以上的上班族則會很欣然交易,30-40歲的青壯年則會猶疑不決。這三種截然不同的反應我將它解讀為『黑色隧道』效應。

所謂黑色隧道指的是,你在職場上所有可能碰到的讓您厭惡的現象。由於你不可能在一天之內經驗完畢所有這些職場現象,因為它們是陸續出現在你的職涯中來折磨你,因此我把它稱做『黑色隧道』,因為裡面潮濕陰暗讓人很不舒服。

這個隧道的長度大概有十年之長,它的計算方式是從踏入完全陌生的職場的第一天起,我們大概要花十年的時間才可幾乎經歷過這些職場百態,十年後這些職場現象祇不過是不斷再重複而已。

30歲以下的朋友會拒決交易的原因是,他們對自己的格局、命運與能力懷有意識型態上的高估,因此才開始碰觸到一些初階版的職場挫折時,譬如說自己的主管是豬頭,他們就會直覺地將豬頭事件放射成工作的全部,忘了其他值得歷練的價值,譬如說把在豬頭下完成任務視為更具挑戰性的歷練,就匆忙從黑色隧道撤退,改走最率性的一條路:離職,認為總該找得到沒有豬頭主管的公司吧!

因此轉職這個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工具是他們尋找更好出路的寄託所在,他們當然不願意與我交換7000萬。

40歲以上的朋友會願意交易的原因是,由於悟不出『三噸礦石才能煉就一克拉鑽石』的原理,捨棄了藏在黑色隧道中最有價值的歷練壓力,在過度使用離職權利後,最後卻發現自己的年紀與能力已經形成反比,終於比較務實,他們當然願意放棄這項無法讓他們培養深度內涵的轉職權利,來與我交換7000萬。

而30-40歲的人之所以拿不定主意的原因是他們認為自己還有一些想像空間,還可以拗,所以不大願意交易。

我舉個例子來說明:「一個26歲的年輕朋友,本來做內勤員工,做得非常出色,而因為外務失職,公司就調他去做外務,結果這個朋友決定離職,因為他不喜歡做外務。」

如果這個朋友不承認有黑色隧道,他就會怪公司為什麼要讓他去做他不喜歡的事情,而如果他相信有黑色隧道,就會認為公司因相信你而派你去做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一是對你過去的肯定,二是對你未來的信任。

同一件事情,一旦你承認有黑色隧道,態度就豁然開朗,因為你很清楚這是成長的唯一路徑,假設你沒有這樣的態度,你就立刻啟用離職的權利了。一個上班族一輩子如果只做自己習慣勝任的事情,不去改寫自己的地平線,一輩子同樣一件事情做35年,不如早跟我換七千萬算了!

在我們進入職場的前十年主要任務是去創造下半輩子永不為職場困擾的實力與成熟度。所以35歲以前是賣方身份,你沒有自主權,由別人來決定你的價值,凡事最好從學習的角度來看事情,以便讓自己在36歲時能成為買方身分,因為買方才有資格挑公司,挑老闆,挑主管,挑薪水,挑窗戶有多大。這個十年就是讓自己從價值低的礦石萃煉成一克拉鑽石的黑色隧道。

一旦那些從歷練的角度看事情而從黑色隧道順利走出來的人,最後也會發現不值得跟我換7000萬,因為他會找到自己的真正價值,他會是愛因斯坦所說的那個人:不要試著尋找成功,試著尋找自己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