繳稅

西漢末年,王莽篡漢,實施五均六管,規定賦稅為十分之一,也就是10%,被後人稱為暴政。沒有幾年就滅亡。

兩千年後的五月我要納稅,卻要14%到21%,唉,苛政猛於虎。

政府啊政府,你最好有比王莽猛。

阿斯巴甜

有一種糖,叫阿斯巴甜,是一種胺基酸糖類,是一般蔗糖甜度的200倍,常常用來替代一般用糖,因為有代謝問題,所以苯酮尿症患者不能吃。

我之前就想過,是誰知道有兩百倍的甜度?有誰那麼大膽會把化學實驗室剛合成出來的東西往肚子裡面塞?當然,這又是一次的美麗的錯誤。在那個年代,合成出一個化合物,都拿去會長晶體,然後去打X-Ray,有打過X-Ray的人都知道,時間很長,光Mount都要耗掉不少時間。

這位寶貝科學家喜歡抽菸,手碰到了這些合成的化合物時,沒有戴手套也沒有洗手,趁打X-Ray 時就去抽菸了,正當他覺得他這根菸怎麼那麼甜,那麼好抽時,才反推這個化合物的甜度。照著標準流程就不會有這個化合物了。
⋯⋯
很多科學上的成就都是偶然的,只是後面的人穿鑿附會罷了,沒有這些人地球還是會轉的,沒有牛頓,再隔幾年,一樣會出現類似的馬頓,羊頓,沒有人是必須存在的。

但是有些人就是認為-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好奇怪!

生活

生活就像被強姦一樣,如果你無力去反抗,就閉上眼睛去享受吧!
工作就像輪姦,你不行就讓別人上;
社會就像打手槍,所有的都要靠自己的雙手解決。
讀書就像嫖妓,不僅要出錢,還要出力(努力)。

村上春樹

在一個沒有風,沒有雨的風雨交加的夜晚,你一動也不動的向我走了過了,我還記得那是一個滿月的大年夜的晚上,你張牙舞爪地靜靜向我很有耐心一句一句訴說-上帝擲骰子嗎?

我很滿心狐疑地以確定口吻說出,是的,根據薛丁格那隻該死的貓,上帝的確早在Big Ban之前就擲好了骰子。

文化殖民者

昨天與大學室友張博士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我認為西方文化是一種速食文化,所有的根基都是這一兩百年才有的,很多東西都沒有驗證過有效性,能不能再撐一百年,還在未定之數。

舉個例子,餐桌文化是似乎是眾所皆知西方的傳統禮儀,我想了一下應該不對,瓷器雖說一直有出口到歐洲去,但是要等到十七八世紀歐洲德國人才會開始自己製造瓷器,幾百年前的歐洲傳統餐桌上應該只有木碗,和陶製的缽之類的東西,怎麼可能有刀叉來在這些器皿上使用,梵谷的很多畫裡面也沒有這些東西,連達文西最後的晚餐畫裡面也只有一些簡單的淺餐盤,所以餐桌禮儀應該也只是這近兩百年來才有的文化,和中國文化相差甚遠。

吸收文化時,切勿囫圇吞棗,變成文化殖民者。

楊慎

楊慎是明朝數一數二的才子,父親是首輔,少年魁首高中,科場得意,但下半生卻淒涼。一生中竟有卅五年,是在邊地的戍所中過著被拘留的生活。前頭的好日子短,而後頭的苦日子長,差點被廷杖致死,流放四川,寫下了: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高雄很美,青山依舊在,還有那一日一度的夕陽紅。

八國聯軍

我本身對歷史很感興趣,也常常想一些奇怪的問題。如果歷史可以重來,或是再發生一次,假設您是當年清末「英法聯軍的總司令」,您是否還是會焚燒「圓明園」嗎?

我反覆的模擬各種角色,分析結果是,我自己的答案分別是:

「會」,而且「肯定會」,而且殺很大,雖然這是「不文明」的。但如果我不燒圓明園,那些大清的皇帝和官僚永遠都不會「下定決心」。更慘的是這只會讓我手下那一萬名「如狼似虎」且沒有知識的士兵在不可預期的時間內在文明的北京城造成更大的「姦淫擄掠」。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不這樣做,我此行的目的-「北京條約」不會在短短時間內就簽訂好,身為英法聯軍總司令的我也交不了差,遲早我也一樣人頭落地。那個時代裡大環境裡,軟弱的中國,傲慢的英法,甚至無助的中國平民沒有任何人會得到好處的。

媒體炒作

設棒球場上打者打成全壘打的機率是萬分之一,在其中飛出球場打到路人的機率是萬分之一,在在其中球飛出場外剛好打死路人的機率又是萬分之一,那媒體會爆導的是會打死人的那顆球,即便他只有十兆分之一的機率。

— 蘇家興 —

科學上和生活上都會盡量忽略不太可能發生的事,人腦本來就不是能處理太複雜的事情的CPU,但如果你要聽信媒體來處理生活上的事情,無疑是庸人自擾之。

關燈活動

最近看到很多人參加什麼關燈的活動,為了節能愛地球,哈,我覺得邏輯上有點問題。首先,愛迪生發明電燈本來就有問題。愛迪生發明電燈泡的故事可能大家都很耳熟,但是真相卻不是這樣,跟蔣中正小時候看魚往上游是一樣的。

話說一世紀前,愛迪生是一家電力公司的老闆,而那個時代大家晚上都點煤油燈,根本用不上電。愛迪生看他的電力公司快要倒閉了(因為無法解決離鋒(晚上)用電需求的問題),只好弄個東西看看是否晚上可以多賣一點電給別人,好讓自己多賺一點錢。所以腦筋就動到電燈上面。公司快倒了,只能每天加班看是否能做出來,跟他勤勉我看是沒有什麼關係。

所以關燈,後面還是回到大家點煤油燈的時代,更耗能,產生更多CO2。除非人類心態上能真正回到去複雜化的時代,不然是不可能的啦!

網路的邂逅

那時是研究所的時候,其實讀輔大是很無聊的。所以有很多的時間可以上網看BBS。第一次看完時有一種”心的PH值低於7”的感覺。

我知道網路總是虛幻的,但是讓大家保留一些童真的感覺不是也很好?誰也不知道網路背後的真實世界裡誰又是誰﹖不切實際的是,不過只是幾次短短的聊天,就能了解一個人的真正﹖危險的是,誰也不知道真實和虛幻的界線,痞子蔡自己也說,如果喜怒悲樂真的可以用符號表示的話,那就不叫喜怒悲樂了。人們在網路上扮演的是真是假,又有誰可以真 正去辨別﹖

我們不是痞子蔡,並不能自私的定義這樣的感情是不是一種永恆。但可以知道⋯⋯的是,網路的邂逅會是他們彼此心中的印痕。